2016年1月31日星期日

一个很奇特的男人。

昨天见到了一个很奇特的男人。
外形看起来就有点男人的样子,有点慵懒,可是却有点锐利。
一个拥有很神秘工作的男人。
他让我感觉他像是一把有刀鞘的刀,懂得收敛自身的利刃。
和他交谈感觉上有长了不少,额外的知识。
带着磁性的声音,感觉上就像那种以英文为母语的华人。
会拉大提琴,有着艺术家的脾性。
对于服务业的细节很讲究,很坚持的有着一种有要有职业精神的特性。
他说,不好说他龟毛,我就说,是有要求而已。
一个很鬼佬性格的男人,去过几个国家,德国,台湾,迪拜,还有泰国。
是一个半个台湾人,却有着很西式的吃法,不爱白米饭,独爱通心粉的男人。
希望可以去德国退休,缘由是喜欢有纪律的人。
很种族歧视,也很讨厌大多数的本地人工作态度[不知道他讲的包不包括我...]
还有半年就会离开马来西亚,去台湾生活了。
让我有点羡慕嫉妒。
他说,我是他的菜,可是举动和感觉好像不是那么一回事。
我想,这个是很官腔的说法。
可能因为他是一个一板一眼的无趣男人?
这次的见面会不会是最后一次?
这个,我没有答案。
毕竟,这个圈,会不会有激情过后,还可以做朋友的例子,屈指可数。

(小记:
  一个没有锻炼肌肉却有着右边胸肌的男人,让缺乏安全感的我,拥抱着感到安心,虽然他真的很木头的不会摸我的背..
不过,这样的感觉太危险了,一个还有半年就离开这个国家的男人,对他要分清楚,是对他是什么感觉,如果不小心把自己的心给了进去,那就祸事了..)

4 条评论:

  1. 他应该挺出众驱使你思考感情未来的方向。走着瞧吧别感情用事:)

    回复删除
    回复
    1. 这个就,随缘咯。
      自己还是三不五时,打扰他。
      问候三餐,哈哈。

      删除
  2. 回复
    1. 这个感觉好像是坏事啊...
      哈哈(苦笑)...

      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