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7日星期四

传说的神奇宝贝登场啦!

期待已久的传说级的神奇宝贝终于登场了,过去的几个星期可是每逢周末就和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杀下八打灵区去打大佬了。
冰冻鸟,闪电鸟,火焰鸟和露吉亚,这个曾经在我的童年占据一大片的动画电影要角,就现今出现在各大道馆上头了。
只是感觉上就:
为啊么火焰鸟不在道馆上面喷火?
为何闪电鸟不在道馆上头释出闪电?
为何冰冻鸟不是在道馆上头制作飘雪?
为何露吉亚没有在道馆上刮起暴风?
..............感觉自己好想要求太多了..............
兜回来...
其实看着这一些传说级别的神奇宝贝出现的时候,脑海就会不由自主的响起那一首用贝壳吹出的音乐与露吉亚的音频有共鸣的画面...
真的有些感觉有些热泪盈眶啊...
其实我觉得现在的模式感觉上还蛮不错的,可以看着其他不太认识的陌生人一起打怪,感觉挺新鲜的,但是也是要稍微注意一些周围的环境的,毕竟也是要注意所在的场所,如果是宗教场所,也不能太过与的制造喧哗而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这点我想真的特别需要注意的。
毕竟,玩游戏嘛,是开心就好啦。
其实在攻打大佬的时候,真的需要注意的是,大概有几点啦:

1)攻击的有效性
其实在开始参与团体战之前一般都已经会知道这回的大佬是隶属于什么属性的,只是稍微谷歌一下就会有相关的资讯,该用什么,不该用什么,这一个可是很重要的哟,对于CP过万的,没有效用的攻击真的变相的扯后腿啊。
获得的球数当然也会因为不太有效的攻击而变少的说,当然参加人的队伍颜色和当时道馆的颜色也有关系的。

2)宝贝的排列
其实当你进入了排列宝贝的时刻,最好的排列方式,还是依照HP来排列好一些。较为短命的但是攻击有效,当然是做前锋啦(1,2),中间的的(3,4)可以放一些攻击也是有效的,HP有超过150以上的,作为中将,最后的两只(5,6)当然是属于坦克型的,最好的人选莫过于卡比兽了,Lick和Hyper beam的组合可以是相当不错的哟,血量也数一数二的高啊。
为啥呢这个也是一个需要注意的地方呢?
是因为当你参加群体战的时候,你不知道究竟和你一起奋战的人究竟实力如何?有没有做功课?
这样的排列也是属于一种自保的方式,不想要重新参与第二圈的话,这点就要注意咯。

3)奋不顾身的进击
如果人数不够,三只圣鸟五个人是可以勉强的可以攻下(露吉亚就算了吧,CP太逆天了,没有十个人以上,你的手指会抽筋),但是前提是团队的默契必须够,实力也是,也预算了需要续第二场比赛的决定,所以六只也可以一次过放最有效攻击的宝贝,务必要在一半的时间抵达以前,削掉60-70%的血量。
这样再续第二场的时候,就直接无视排法了,直接打着上就是...通常结果都是不错的,千万不要在要参加第二场的比赛的时候去医你的宝贝,不然你就浪费了好几秒的关键啊..后果就是就,得个吉...

4)抓到后不要按OK或者乱点荧幕的界面,直到人家,抓完为止。
据闻,这样做的话,其他人的捕捉率是会变高的说...

希望可以继续球球都捕捉成功啊...

(题外话:
最近觉得工作压力开始有点变高了,大概是有点不太适应,但是我想,这样应该会进步和习惯的.希望如此吧,生活就是这样的啦)

2017年7月3日星期一

杂事记录仪

其实最近觉得如果真的没有什么情绪上的波动,真的很难去写些什么出来。
所以我真的挺佩服一些作家,可以有着源源不绝的灵感来写故事,或者可以形容到如此的细致。
或许,最大的原因是,自己变懒了....
文字我依旧喜欢,只是不懂该去写什么而已...
有些东西,像友人说的:再有天赋,不练习,天赋可是会有消失的一天....
我想想,还是写写一些有的没得的吧...

**************************************

上个星期日,去了书展,书买的是不多,但是额外的收获却不少。
有幸的见到了一两个自己挺喜欢的作者,当下心情真的是非笔墨难以形容,只是知道那种手抖的很厉害,一种你想要去打个招呼,但是又怕被冷眼对待的那种内心小剧场,总会出现。
所幸的是,作者都很友善,挺健谈的(只是我感受到..其实我在发问的声音在抖..)
谢谢,温暖人心的阿果,几笔下去,栩栩如生的小动物就出来了...
谢谢,帅气的林韦地,本人真的很好看,像熊猫那样的可爱..
谢谢,李欣怡,美美哒的,说话一如往常的好笑,也引人深思...
后来,再兜兜转转的又多了一两本书,败家之行正式结束。
只是不知道,林金城现在状况如何了,看着他的书感觉挺不踏实的,希望他早日康复...

(题外话:其实现在自己冷静看书的时候很少,自己的私人空间变少了,有时,真的要连睡个午觉也感觉困难..)

2017年5月8日星期一

再见,亲戚

最近去参加了一场姑姑家的婚宴,其实真的感觉有一些陌生,我们和父母家的两边亲戚其实都不熟悉的,只是比陌生人还要再熟悉一点点而已。

看着年老的已经比前几年的苍老许多,幼小的也比起之前似乎挺拔了不少,真的不得不感叹,时间真的不知不觉的过的很快。
一个一个的打招呼,言语之间也是带着一些不太确定的疑问:这位是....
之后,也就礼貌性的握个手,拥抱一个。

随后,坐着吃吃喝喝真的感觉到各亲戚有说有笑的,围成一团,唯独我们这一桌的,也就继续吃吃喝喝,和小姑的儿子闲聊。

其实也就难怪会那么陌生的,环境的生长,长期的疏离,以至于话题也说不上来,毕竟,不同层次的,还是会有一些说不上来的代勾。

但是,我想应该伪装的很成功的,把不安和陌生的感觉压下,也是有说有笑的。
我在想,这每一次的见面也只有两件事:婚宴或者葬礼。
随后,时间的流逝,除了我爸爸妈妈哪一代的人熟悉之外,其他的,真的和陌生人无异了。
下一次的见面,又会是什么事呢?

(题外话:最近对于人群和应酬感到恐慌,不知道为何的;工作日在加入新公司后就是变成五天半制,意思是星期六也要做半天,我想这样也好,过多的休息真的会让人想好多和太多无谓的事...)

2017年4月24日星期一

早餐店的偶遇

自从在新公司上班后,在茶餐室吃早餐和打包午餐已经是我每天工作日都会做的惯性动作。
对于懒惰思考的我来说,似乎是很好的选择,为数不多的餐点,对我来说,就不需要思考太多的就可以决定的了。
有时,都会看见很多不同的人,有一些人你终会不由自主的注意到的。
有好几次,有一个男人总会不由自主的就注意到他的。
白皙的皮肤,表情就淡淡的,手腕上都会带着一个银色的手表,身穿办公室的衬衫,整个人看起来就很均匀,也就干净利落的,我就叫他黑衣吧。
黑衣有一种稳如泰山的感觉,好几次我看见他都会是很专注的一边吃着云吞面,一边看着手机,其实我挺好奇的事,他在看什么看的那么认真?是新闻?还是八卦?这个我还真的挺想知道的...
最新的八卦是:原来他的座驾是本田city。
花痴发到这里....下回继续....

(题外话:
最近发觉自己对文字和知识开始有回那种求知感,我想这个会是一件好事,至少,让自己有一种可以继续努力学习的动力..)

2017年3月20日星期一

电影*思考*网络

原本是计划这个星期可以看的,美女与野兽在马来西亚无缘上映了,变看生平第二部的俄罗斯科幻片Attraction。
感觉真的挺新鲜的,也让我重新的认识了俄罗斯电影的不比好莱坞的来的逊色。
这部电影真的男女都很有特色,俊男靓女的搭配,但是有时会有点感觉撞面的感觉,可能俊男都好帅气的关系。
这部电影确实感觉很不错,只是觉得结局还是会有一点小虐心..
其实看了这部电影,真的让我再度意识到,网络,确实是一把双面刃,因为按赞,再分享,尤其在敏感的时期的时候,真的起了一个蝴蝶效应,掀起了千层浪啊,一人一句的评论,真的会出现了,一人传虚,万人传实的可怕现象。
只是一个人在一个敏感的时期而发布的片面之词,就可以引起了很多不必要的伤亡。
这个真的让我意识到,谨言慎行的重要性和对于网络分享的事情,都要有一些基本的分析和怀疑,不然全数照单全收,很容易就会陷入盲从的情况。
但是试问又有多少人能这样做呢?这个确实值得思考了...
(题外话:
还有几天就是自己27岁的生日了,嗯嗯...生日快乐啊...)

2017年3月15日星期三

有时,

有时,我以为我懂了很多事情,其实我知道的只是很浅的表皮而已。

有时,我以为自己是已经成熟了,但是其实还是很幼稚的要人陪。

有时,我自以为自己很坚强,实际却像片玻璃那样的容易碎。

有时,我以为我了解爱情是什么,后来我才发现,爱情原来只是人生的一个部分而已。

有时,我以为我自己像天使那样洁白无瑕,谁也不知道,其实我是一个披着天使外皮的妖魔。

很多的有时,也就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其实究竟是否如此,也不一定会有一个准确的答案。
人生就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作业本,不会有老师对你的答案来评论对错,或者是不是及格,或者可以拿个A+。
只有自己才可以把这本作业本,填满或者评分。
人生,本来就是那么一回事。

(题外话:现在拿起蓝笔,要动手写字的时候,很多字真的想不起怎么写了,还是要用上手机上的汉语拼音才依样画葫芦的写下去,那个字,还真的挺丑的..)

2017年1月31日星期二

拜访

老实说,今年过年也算平安和平静的度过,今天已经年初四了,就在昨晚一位故人D的问候,敲定了今天的拜访,我屈指一算,大概也是两年多不曾见面了,大家各自忙各自的生活,这次的拜访真的是如果不是故人的问候,我想,到现在我也不会有这个契机去拜访了。
这次的拜访真的感觉时间真的过的很快,两年的时间感觉好像过了十多年的感觉,聊起天来似乎也觉得有好多往事也似乎历历在目,就好像封存已久的记忆抽屉一一被抽了出来,那种感觉好奇妙,却一点也不会陌生。
这次的拜访也算我这一年的第一次的拜访故人的家,这次的体验也让我重新的思考了一些事情,我想,也不算无收获了。

拜访了完故人D也就自己在购物商场逛街看看,广场的中央摆放着巨大的雄鸡灯笼,到处都还是红彤彤的灯饰,耳边还是传来了新年歌,才让我感受到新年其实才刚刚开始而已。
逛着逛着,在书局的杂志上看见一位友人(但是我想应该是淡水之交了吧..)工作的杂志,我特意的翻开,找到了幕后工作的人员表,好不意外的找到了他的名字,心里也是安了一下,大概也是过的很好,那就好,我想自己也都不太需要关心过度了,已读不回的举动让我觉得,也许他不再需要我这一位故人了吧。

转接着就去了小型连锁电器售卖店,到处摸摸看看,智慧型的产品依旧很贵,但是我却还是相当感兴趣的到处摸摸按按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到了预计要离开的时间,就在离开的时候,只是听见后头有呼叫小孩的声响,我转头一望,又是另一位许久未见的前同事,只是见到带着眼镜的他,右手牵着一个小孩,左手向一个站在电视机前还不肯离去的小女孩招着手,穿着家具服的他感觉真的苍老了许多,看着为生活奔波而跑出来的白发,真的感觉岁月确实不太优待他。
但是我并没有打招呼的离去,其实也都了解,离开了前公司,不太熟悉的点头之交,也就什么关系也没了,那干啥还要那么做作的扮熟呢?看着他左手拉着小孩,右手又拉着另一个小孩狼狈的模样,感觉还真的挺奇妙的。

(题外话:
其实我有时还是会对于以前自己做错的事,还是会感到内疚和罪恶,就好像毒蛇吐信般的在我的耳朵蛇语着,纠缠着我,我想,自己也不要该为自己错误行为找些什么借口,错了就错了,只是提醒着自己别再错,不可再错...这是惩罚,确实的应得的惩罚